第100章 除夕_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
笔趣阁 > 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 > 第100章 除夕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0章 除夕

  霍小茶一屁股坐在地上,手里还抓着自己小脚。

  他身上穿得厚,行动有一点不方便。他也忘了自己摔倒了,抓着自己脚踝,探出脑袋,看了看自己鞋底。

  霍小茶抬起头:“爸爸,我鞋子没有洞。”

  池迟点点头:“噢,是吗?”

  这时候,霍小茶一瘪嘴,就要掉眼泪。

  霍成把他扶起来,池迟有些心虚地问他:“怎么啦?怎么忽然哭了?”

  霍小茶眼泪汪汪:“爸爸,我摔倒了!”

  “啊?”

  是因为摔倒才哭,不是因为爸爸骗他。

  霍小茶跺脚:“爸爸,我都摔倒了,你还坐在那边,快点过来问我有没有事!”

  儿子教我当爸爸。

  “来了来了。”池迟连忙上前,“有没有事?小茶有没有事?”

  霍小茶委屈地摇摇头:“没事啦。”

  池迟在他面前蹲下,抱住他,摸摸他小脸蛋,把他脸上眼泪擦掉:“没事你还那么大声,我还以为你摔疼了。”

  “我没摔疼,爸爸就不用来看我了吗?”

  “不是……”

  霍小茶“哼”了一声,低下头,不高兴了。

  池迟把他抱起来,拍拍他裤子:“好了,不哭,爸爸带你去看看张爷爷做了什么好吃。”

  霍小茶还是有点不高兴,池迟想了想,忽然凑过去,“啾”了他一口。

  霍小茶捂着小脸蛋,满脸震惊地看着池迟,爸爸怎么可以偷亲我?

  池迟自自然然,转过头,又亲了一下霍成。

  小崽崽,怎么样?服不服?

  我不仅敢偷亲你,我还敢偷亲你大爸爸。

  年夜饭是张大爷和老陈管家一起做,宅子里其他工作人员都放假回家去了,只有老陈管家没有回家,留下来和他们一起过年。

  池迟和霍小茶并排站在厨房里,看着张大爷颠勺,发出赞叹声音:“哇!”

  张大爷对这个声音很满意:“辣炒鱿鱼花。”

  下一秒,池迟发出了张大爷不太满意声音:“那这道菜您不能吃。”

  医生说了,张大爷要清淡饮食。

  张大爷“啧”了一声,把锅里菜装盘:“上菜。”

  一道道菜陆续上桌,池迟和霍小茶负责摆摆碗筷,霍小茶跪在椅子上,忽然想起什么,跑上楼,拿了几张纸过来。

  池迟疑惑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霍小茶说:“爸爸,电视上位置前面都有名字牌,我也要写名字牌。”

  他在椅子上认真坐好,先写池迟名字:“池迟?池迟……”

  糟糕,他不记得爸爸名字怎么写了。

  池迟凑过去看了一眼:“写不出来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霍小茶胸有成竹地写下——

  【吃吃】

  “你爸爸我不叫‘吃吃’,不可以写同音字。”

  “那就……”霍小茶把纸换了一面,拿着笔犹豫。

  “实在不行你回去查字典吧,爸爸上去帮你拿字典?”

  “不要。”霍小茶回想了一下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池迟继续看着,只见他在纸上又一次写下【爸爸】

  霍小茶写完了,把纸张折起来,立在池迟位置上:“好了,爸爸,我聪明吧?”

  不会写“池迟”,就写“爸爸”。

  霍小茶写好其他人称呼,一一摆在座位上。

  傍晚六点,年夜饭准时开始。

  霍小茶站在餐厅门口迎宾:“必须要按照我写名字牌来坐噢,不可以乱坐。”

  六点五分,所有人在霍小茶小崽崽安排下落座,小崽崽最后坐好,池迟问他:“现在可以开始吃饭了吗?”

  霍小茶理了理自己吃饭时候穿小兜衣:“可以了。”

  夜幕降临,餐厅里灯光明亮温暖。

  长长桌子上,摆满了各种好吃,水煮牛肉、油焖大虾、酥炸小肉丸……

  霍小茶抓着勺子,圆滚滚小肉丸在勺子里滚来滚去。

  霍小茶把嘴巴凑过去吃,一边吃,一边说:“爸爸我爱你,大爸爸我爱你,张爷爷我爱你、陈爷爷我爱你……”

  吃完年夜饭,霍小茶还在大门口放烟花。

  张大爷和老陈管家坐在椅子上,霍小茶把池迟给他买烟花全部搬出来,给爷爷们介绍。

  “这个是摔炮,摔到地上就能响,很好玩。”

  “这个是烟雾弹,爸爸说要他在时候才可以放,我自己不可以放。”

  “这个是音乐喷泉,我让爸爸在白天给我放过,什么都看不到,只有音乐。”

  爷爷们叹为观止。

  “在哪儿买啊?你大爸爸给你买?这些又得多少钱啊?”

  “在玩具城买。”霍小茶伸出一根小手指,“不用很多钱,只要一点点钱。但是爸爸和大爸爸现在还在厨房里洗碗,不能出来陪我放烟花。”

  张爷爷哄他:“爷爷陪你放,你先放小,大等爸爸来了再放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霍小茶捏着小摔炮,往地上丢。

  两个爷爷捂住耳朵:“哇,这么响啊?”

  “还有更响!”

  厨房里放着浪漫音乐,池迟和霍成并排站在洗碗池前,把碗筷全都放进洗碗机里。

  很轻松惬意工作。

  池迟转头看看霍成:“第一个新年。”

  霍成颔首:“嗯。”

  他知道池迟在说什么,这是他们分开之后第一个新年。

  “等一下要给霍小茶红包,你准备了吗?”

  “准备好了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

  “给你也准备好了。”

  池迟笑了笑,轻轻撞了他一下:“好耶,谢谢老婆。”

  池迟说完这话,就把洗碗机关上,按下开关。

  霍成摘下手套,手臂一揽,环住他腰:“去年春节,我还在国外,小茶在荣景小区,我让保镖给他送了新衣服和吃。除夕晚上,我们打完电话,就睡觉了。你不在家。”

  池迟回过身,攀住他脖子:“那我以后会一直在家里。”池迟抬起头:“现在要亲亲吗?趁霍小茶不在。”

  这时候,霍小茶在外面喊道:“爸爸、大爸爸,快点来陪我放烟花!”

  “不可以,爸爸和大爸爸现在要亲亲噢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池迟和霍成被亲亲监督员霍小茶捉拿归案,处罚是陪监督员一起放烟花。

  “爸爸,放一下这个。”

  “爸爸,等一下再放一下这个,我想看这个。”

  “爸爸……”

  池迟无奈:“在放了,在放了,不要吵。”

  池迟拿着长长香烛,离得远远,把引线点着,然后立即往回跑,被霍成接住。

  音乐喷泉哗啦一声窜起很高,池迟和霍小茶捂着耳朵,抬头看去:“哇!”

  霍小茶自己也想放一个,于是让霍成抱着他,自己拿着香烛,要去点烟花。

  “大爸爸,你可要跑得快一点啊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池迟问他:“为什么不让爸爸抱你?”

  霍小茶振振有词:“爸爸腿短,跑得慢,而且爸爸抱我抱不稳。”

  他们放了一晚上烟花,两个老人家都熬不住,要先回去睡了。

  张大爷站起来,拿出三个红包:“小茶,过来,爷爷包一个大红包,晚上要放在枕头底下睡觉,可以驱邪辟邪。”

  “哇!”霍小茶跑上前,“谢谢爷爷。”

  “这个是池迟。”

  “哇,谢谢张爷。”

  “这个是……”张大爷显然有些不自在,“这个是霍成,来,拿着。”

  霍成并不打算接:“我就不用了。”

  “钱不多,肯定比不上你钱多,但是习俗还要有,小茶和小池都有,你也要有。”

  池迟抱住他,蹭了蹭他面庞:“收嘛,只要是小宝宝,都会有红包,这是习俗。”

  没办法,霍成只能收下红包:“谢谢。”

  这或许是霍成第一次收到来自长辈红包。

  “不客气,不客气,过年嘛,你们慢慢玩,我先回去睡了。”

  张大爷走后没多久,霍小茶也忍不住打哈欠了。

  池迟把冰冰手贴在他小脸蛋上:“等一下再睡觉,睡觉之前,要先接一点水,把放过烟花地方全部泼上水,避免火灾。”

  “好!”霍小茶打起精神,跑回去,用自己小桶接了一点水,泼在地上。

  做完这件事情,池迟才带他回去睡觉。

  这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。

  池迟牵着霍小茶手:“今天晚上高兴吗?”

  “高兴。”霍小茶用力地点点头,“爸爸,我想和橙子还有小鱼一起放烟花,如果每天都可以过年,那就好了。”

  “让橙子和小鱼过来可以,但是每天都要过年,那可能不行。”

  “那就每个星期都过年!”

  “不行。”

  “每个月!”

  “也不行。”

  “那就每年都过年!”

  “这个可以有。”

  池迟牵着他,霍小茶想了想,又小声说:“爸爸,今天晚上我要一个人睡。”

  池迟疑惑:“你不是一直都一个人睡小床吗?”

  “不是,今天晚上我要一个人睡我自己房间。”

  “啊?为什么?”池迟更加疑惑,“你不爱爸爸和大爸爸了吗?你为什么不想跟爸爸一起睡?”

  “爸爸,不要生气嘛。”

  “给我一个合理借口。”池迟假装板起脸,“……不是,给我一个合理原因,请开始你狡辩。”

  “因为‘年’怪兽,最讨厌和爸爸还有大爸爸一起睡小孩,怪兽专门吃和爸爸一起睡小孩。所以,爸爸,为了我不被‘年’吃掉,我们今天晚上还是分开睡吧。”

  “啊?谁跟你说?”

  “大爸爸跟我说,神话故事。”

  霍小茶抬着头,一脸高兴。我厉害吧,我连神话都知道。

  池迟跳起来,抱着霍成肩膀摇晃:“霍成,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你这样会引起他认知错误。”

  霍成站定不动,把池迟抱起来,理直气壮:“他太烦了。”

  霍小茶自己房间里,霍小茶穿着毛茸茸奶牛睡衣,坐在床铺上。

  池迟站在床边,把他今晚得到三个红包都塞进枕头底下,然后让他躺好。

  “一个人睡觉不可以踢被子,要是有事情就过来找爸爸和大爸爸,知道了吗?”

  霍小茶拽着被子,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池迟关灯离开,霍小茶等了一会儿,听见对面房间关门声音,然后爬起来,跑到书桌前,拉开抽屉,拿出自己儿童手表。

  他躲在被窝里,打电话出去:“喂喂,橙子,小鱼。”

  接电话是林小鱼:“喂喂,小茶,我是小鱼。橙子一躺下就睡着了,我正在喊他。”

  “橙子睡着了?”霍小茶不满,“他怎么能这样呢?太过分了。”

  “他太困了,就睡着了。”

  “明明说好了要一起守……守……”霍小茶一时间想不起来那个词是什么了。

  “是守岁。”周橙子醒了,吸了吸鼻子,“我家里每年都守岁,但是爷爷偏偏不让我熬夜,他说我做不到,还会长不高,真是太小瞧我了。”

  林小鱼点头:“我爷爷也小瞧我。”

  霍小茶想了想:“我爸爸好像没有这样说,我爷爷很早就睡觉了。”

  周橙子下定决心:“总之,我们今年一定要熬夜,让我爷爷那群大人,见识一下我们有多厉害。”

  另外两只小崽崽齐声应道:“好。”

  林小鱼又问:“小茶,你今天晚上没有和你爸爸一起睡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霍小茶撑着头,晃着小脚丫,“今天晚上我是一个人睡。因为我要和你们一起守岁,而且,我大爸爸说,‘年’专门吃和爸爸一起睡小孩。”

  周橙子心直口快:“你大爸爸是骗你啦。”

  “才不会。”

  “他骗你,是为了和你爸爸单独待在一起,我爸爸和大爸爸也很喜欢单独呆在一起。”

  霍小茶提问:“那你都不会生气吗?”

  “当然不会啦。”周橙子好像叉着腰,“我可是大孩子了。而且,要是爸爸和大爸爸不单独待在一起话,那就没有我们了。”

  “真吗?”

  “当然是真,我们是因为家长之间有爱才出生,如果没有爱,那我们就出生不了了,那就没有我们了。所以,爸爸和大爸爸之间爱当然是越多越好啦。”

  大孩子周橙子把年纪比较小林小鱼和霍小茶哄得一愣一愣。

  霍小茶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。

  因为爱,才出生。

  没有爱,就出生不了,就会消失。

  霍小茶:!!!

  如果爸爸和大爸爸一直不待在一起,那他不就消失了吗?

  不行!

  霍小茶刚想掀开被子,跑出去找爸爸和大爸爸,但是又犹豫了一下。

  不行,现在他必须让爸爸和大爸爸在一起,他才不会消失。

  霍小茶跑回床铺,盖好被子,继续和朋友说话:“橙子,谢谢你提醒我,不然我就要消失了。”

  周橙子语气轻快:“不客气。”

  霍小茶在心里祈祷,爸爸和大爸爸今天晚上一定要产生很多很多爱啊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tsio.org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ptsi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