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分床_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
笔趣阁 > 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 > 第53章 分床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3章 分床

  所有霍小茶玩具,到最后,都会变成池迟玩具。

  比如现在池迟手里这个儿童玩具麦克风。

  “是谁,把你送来我身边?是那潺潺明月,是那圆圆清泉……”

  好像有哪里不对,池迟站在沙发上,顿了一下,然后重新举起麦克风。

  趁着他闭嘴空隙,霍小茶捂着耳朵,跑回自己房间。

  救命!爸爸唱歌真是太折磨人了!

  池迟回头看了他一眼:“你在干什么?你自己唱歌也是这样子,和我一模一样!”

  他转回头,继续缠着霍成:“莎莉哇!莎莉哇!嚯——哈——”

  坐怀不乱霍成盘着腿,坐在电脑前,支着一只手扶着额头,努力忍住笑。

  池迟一边“嚯嚯哈哈”,一边逼近他,凑近他耳边。吹出来气都打在霍成耳朵上。

  霍成稍稍低下头,躲开他气息,也是在低下头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了,直接笑出声来。

  霍成还扶着额头,笑声也低低。

  池迟见自己“美妙歌声”颇有成效,跪坐在沙发上,凑近霍成,继续唱歌。霍成抹了把脸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,但他就是停不下来。

  池迟真是太可爱了。

  池迟在外面唱歌,霍小茶趴在自己房间门边。

  爸爸唱歌真很奇怪,他还这么喜欢唱歌。

  唉,连他这个亲生小崽崽都受不了,只有大爸爸会做他忠实听众,大爸爸真爱爸爸啊。

  霍小茶托着脸,悄悄地朝外面张望。

  池迟唱着唱着,一句歌词还没唱完,忽然“啊”地喊了一声,就没了声音。

  霍小茶上一秒还看着池迟在沙发上,拿着麦克风热情唱歌样子。下一秒,得意忘形池迟摇晃着没坐稳,直接从他们家皮沙发上滑下去了。

  “爸爸?”霍小茶喊了一声,连忙跑上前。

  他绕到沙发前面:“哇!”

  爸爸摔到大爸爸怀里了。

  霍成本来坐在地板上,坐得很稳当。池迟忽然喊了一声,霍成下意识伸手去接,就准准地抱住他腰,把他带进怀里。

  池迟摔进他怀里时候,霍成不自觉往后靠了靠,然后自觉地用手掌把旁边桌子圆角给包住,害怕池迟撞到脑袋。

  而池迟在慌乱之中,还不忘敬业初心,坚持自己“小歌手”职业道德,牢牢地抓住手里麦克风。

  但是……

  池迟趴在霍成怀里,坐在他腿上,愣愣地抬起头,把自己手举起来。他手里麦克风好像没了。

  他紧紧地抓着,是霍成手。麦克风早就不知道被他丢到哪里去了。

  坐怀不乱霍成现在有点乱。

  有点古怪姿势,维持了几秒钟。

  然后霍小茶惊叹声适时响起,池迟被霍小茶声音喊回神,他还坐在霍成腿上,霍成动不了,他就看见霍成上半身又往后退了退。

  在池迟看来,他有点像被轻薄了。

  池迟好像看见了什么,一把拽住霍成衣襟,把他给拽回来:“别乱动。”

  ——来自豪门大佬池迟“胁迫”,强抢良家男人小恶霸。

  被强抢霍成光是看着他,就又有点忍不住想笑了,翘起来唇角根本压不下去。

  “哇!”

  霍小茶惊呆了,霍成目光越过池迟肩头,分给他一点严肃眼神。霍小茶立即张开手掌,捂住眼睛,从指缝里偷看。

  霍成收回目光,看向池迟。池迟哽了一下,然后一只手拽着他衣襟,腾出一只手来,从他身后拿了个什么东西出来。

  ——那个麦克风。

  池迟拿着麦克风:“你再往后靠,把霍小茶麦克风压坏了,他会跟你哭。”

  “嗯。”霍成应了一声。

  没有被强抢成功,他好像有一点失望。

  池迟拿着麦克风,从霍成身上爬起来,对捂着眼睛霍小茶说:“你在干嘛?过来把你玩具收走。”

  霍小茶问他:“爸爸不唱歌了吗?”

  “……不唱了。”唱个歌都能摔倒,这不在池迟计划之内。

  “太好了。”

  池迟皱眉:“嗯?”

  “我是说,爸爸下次再开演唱会吧。”

  霍小茶把儿童麦克风收起来,放回房间里。池迟像是随口说了一句:“我们家沙发确实太滑了,不太适合儿童。”

  霍小茶从房间里跑出来,大声说:“小茶儿童觉得很适合!”

  他爬到沙发上,坐在上面,哧溜一下,就滑下来了。

  他把皮沙发当滑滑梯玩了。

  霍小茶玩得开心,池迟坐在旁边,看着他,目光探究。他总感觉这个小崽崽在讽刺什么。

  池迟和霍成之间气氛开始变得有点怪。

  晚上霍成做饭,池迟溜达进去找吃。

  霍成头也不回,下意识叉起一块已经煎好肉排,举起来。池迟也不客气,自自然然地走过去,嗷呜一口就给吃了。

  吃完了,抹着嘴,他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  池迟正犹豫着,不知道该怎么办,霍成又叉起一块。

  池迟最终还是抵抗不住诱惑,凑过去,又吃了一块。

  好吃。

  池迟连吃了三块,才努力克制住,红着脸颊,转身逃跑。

  丢脸。

  吃晚饭时候,霍小茶坐在中间,转头看看两边。

  爸爸和大爸爸分别坐在他身边,都不说话,看起来不太熟样子。

  明明下午还抱抱了。

  霍成按住他脑袋,池迟立即接话道:“好好吃饭,不要转来转去。”

  说完这话,池迟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头,拿起遥控器挑电视。

  “噢。”霍小茶转回头,专心吸溜面条。

  但也是这天晚上,霍成在厨房里切水果,池迟又溜进去找吃。

  霍成叉起一块哈密瓜,池迟:嗷呜。

  霍成又叉起一块,池迟:嗷呜x2。

  池迟:嗷x3。

  客厅里播放着动画片,霍小茶趴在沙发上,撑着头,十分疑惑。

  成年人世界真复杂,小茶小崽崽什么都不懂。

  对了!霍小茶忽然想起一件事情,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,从沙发上跳起来。

  这天晚上,池迟和霍小茶洗好澡,挨在一起看睡前故事。

  霍小茶靠在爸爸身边,翻着绘本,忽然抬起头,问道:“爸爸,要是霍叔叔和我们一起住,能不能让他不要跟你一起睡觉?”

  池迟被他这个问题吓得一激灵,坐直起来:“什……什么鬼?我为什么要和他一起睡觉?”

  霍小茶认真回答:“因为我想和爸爸一起睡。”

  “不是……我意思是……”池迟顿了顿,“你为什么会觉得,我要和他一起……”

  霍小茶指着绘本:“小鹅妈妈和小鹅爸爸就是在一起睡。”

  “……”池迟也指着绘本,“对啊,一个是爸爸,一个是妈妈,才能一起睡,我和霍成哪个是爸爸?”

  “爸爸是爸爸。”

  “那哪个是妈妈?你告诉我,哪里有妈妈?”

  “唔……”霍小茶想了想,“虽然霍叔叔应该很想当大爸爸,但是我觉得,如果爸爸让他当‘妈妈’,他不会不同意。”

  知父莫若子。

  只要池迟提,霍成保准同意。

  霍小茶继续说:“我只是想要一个大爸爸,但是我不想让大爸爸和爸爸一起睡觉。”

  好霸道一小崽崽,大爸爸他要,每天晚上和爸爸一起睡觉权利他也要。

  “……”池迟哽住,“什么乱七八糟?小崽崽,看绘本不要联想到乱七八糟东西。”

  “爸爸上次说,看绘本要注意联系实际,从绘本里获取……吱吱略略方法。”

  “什么‘吱吱略略’?”池迟皱了皱眉头,然后反应过来,“是知人论世啊。”

  “对啊,小鹅妈妈和小鹅爸爸一起睡,我联系现实,但是我又不想和爸爸分开睡,所以爸爸能不能不要跟霍叔叔一起睡?”

  小孩子奇妙逻辑。

  池迟哽住,应了一声:“知道了,不会跟他一起睡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霍小茶坐起来,把池迟手举起来,和他拉钩,“爸爸,拉钩上吊,一百年……”

  池迟认真道:“但是你也不能一直和爸爸一起睡。”

  霍小茶声音“嘎然而止”:“嘎?”

  “等你上小学了,当然就要和爸爸分开睡了。”

  “什么?!”

  一道惊雷在霍小茶头顶响起,晴天霹雳!

  霍小茶奋力反驳:“可是我才五岁!”

  “你马上就六岁了,马上就要上小学了,上小学小崽崽和爸爸一起睡……”池迟故意皱着眉头,摇了摇头,“咦——”

  因为成长环境原因,霍小茶心理年龄比同龄人都小一些,同龄人都不想要父母管教阶段,正是他最爱黏着爸爸时候。

  他在其他事情上格外成熟,唯独在有关爸爸和大爸爸事情上格外幼稚,并且要据理力争,绝对不肯放弃。

  所以一听见这句话,他整只崽都不好了。

  “不要!我就要和爸爸一起睡!”

  霍小茶又要开始闹了,他已经很久没有闹了!

  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池迟连忙按住他。

  “我不要上小学了!我都好几年没跟爸爸一起睡觉了!”霍小茶被池迟按住脚,防止他把床板给踢烂。

  霍小茶冷静下来,条理清晰,理直气壮:“爸爸,你说,我是不是好几年没跟你一起睡觉了?”

  池迟皱眉:“哈?”

  好像是哦。

  不对,是什么是?他们两个从认识到现在,才过了多久?才几个月。

  池迟正色道:“哪有?自从我认识你开始,我们就一直在一起睡觉,对不对?”

  “不对。”霍小茶拍床板,把床板拍得像惊堂木一样,“爸爸,我……虽然,我最近总是跟你在一起睡觉。可是你嘞?你有十几年都没跟我一起睡觉!十几年!”

  “十几年”三个字加重重重音。

  他抱着手,仰着小脸,信誓旦旦地质控“坏爸爸”,而且逻辑严密,好像很有道理样子。

  池迟试图保持清醒独立思维,不要被他带着跑:“可是十几年前我又不认识你。”

  霍小茶反问他:“我一出生就认识你了,你一出生不认识我吗?”

  池迟下意识反驳:“废话,我一出生当然不认识你。”

  “对啊。”霍小茶抱着手,顺着他话,“你都不认识我,都没有跟我一起睡觉过,所以我们现在才认识,现在才刚刚开始一起睡觉,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分开睡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爸爸你气死我了,你都要把我气哭了……”

  但是霍小茶这时候还没哭,一哽一哽地打着嗝,胸口起伏。

  池迟无奈地拍拍他后背:“不就是不和爸爸一起睡吗?而且你上小学还有大半年时间,我就是随口说一句,你有什么好气哭?”

  一说分开睡,霍小茶就忍不住了。他揉了揉眼睛,看起来真要哭了。

  “好好好。”池迟把他抱起来,“那就等你上小学了再说。”

  霍小茶低下头,揪着衣袖,小声嘟囔道:“我又不是不能自己一个人睡,我以前都是一个人睡。要是以前那个爸爸,我才不要跟他一起睡呢……是因为我爱你,我才要跟你一起睡……你还要气我。”

  “噢,好好好,爸爸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

  霍小茶抬起头:“你能不能少气我一点?我真要被你气哭了。”

  池迟抱着他,让他趴在自己肩膀上,拍拍他后背。

  霍小茶缓了一阵子,委委屈屈地把眼泪给憋回去,然后叹了口气,从他怀里滑出来,看了一眼自己“笨蛋爸爸”。

  霍小茶把池迟手里绘本拿过来,合上,带下床,放在床头柜上。

  他转头问池迟:“爸爸,明天要上学,你调好闹钟了吗?”

  池迟一惊:“噢,还没有!”

  他连忙把手机拿过来,定好闹钟。

  霍小茶一副“果然如此”表情,叉着腰,看着他调好闹钟,然后关灯上床,给池迟盖好被子。

  “睡觉吧。爸爸,要我给你唱歌吗?”

  池迟拒绝:“不用了,你遗传了多少我特质,你自己心里没数吗?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霍小茶拍拍他心口,“那就快点睡觉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池迟双手拽着被子,刚闭上眼睛,忽然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小崽子,你跟谁说话呢?打你小屁屁。”

  霍小茶钻进被子里,只露出一个脑袋:“反正我要和爸爸一起睡。”

  第二天一早,霍小茶准时起床,把睡懒觉爸爸喊起来,送他去上学。

  霍小茶背着书包,走在前面。池迟甩着车钥匙,走在后面。

  他们在楼道里跟张爷爷打招呼,霍小茶把两只手背在身后,但是他书包有点大,他手又有点短,这个老干部动作,他做起来有点别扭。

  霍小茶背着手,老成道:“大爷,今天天气真好,您又出去晨练啦?”

  池迟站在他身后,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用手指点点他肩膀:“哈——小崽子,不要学我说话。”

  张大爷笑了笑,倒是很配合霍小茶:“嗯,出去晨练啦。”

  “嗯,锻炼好,身体好。”霍小茶点点头,然后对张大爷说,“那我们先走啦,我爸爸要来不及上学了。”

  池迟打第二个哈欠:“你再胡说八道,我就……我就不送你去上学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霍小茶扭过头,正好这时候,对面202门打开了。

  霍小茶立即跑上前:“霍叔叔,能不能送我和爸爸去上学?”

  池迟打第三个哈欠,最后一次纠正他:“是送你去上学,没有我。”

  霍小茶认真地点点头:“有,有,爸爸一起上学。”

  霍成从池迟手里接过车钥匙:“那我送你们吧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池迟懒得管他们,他现在就想着赶紧上车去睡一会儿,直接走下楼去了。

  霍成和霍小茶并肩走在他身后,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肯定对方眼神。

  ——好儿子,知道给大爸爸争取机会。

  ——大爸爸,不客气,都是我应该做。

  父子俩并排走下楼道。

  霍小茶稳重地把手背在身后:“霍叔叔,昨天晚上我跟爸爸说好了。”

  霍成笑了笑,问道:“说好什么了?”

  干得漂亮,在大爸爸不知道时候,也知道给大爸爸争取机会,真不愧是霸总儿子,有谋略有计划,大爸爸过几天给你买乐高。

  霍小茶认真说:“我和爸爸说好了,你可以做我大爸爸,但是晚上你不可以和爸爸一起睡觉,因为只有我才可以和爸爸一起……”

  他话还没完,走在前面池迟听见他再说什么,立即清醒过来,冲过来,把他给拉走。

  “霍成,他故意气我,你别管。”池迟把霍小茶给拉走,“你能不能少气我点?我都快被你气哭了,我哪里有和你说好了?霍小茶,马上给我去上学,现在,马上!”

  而霍成站在原地,唇角笑容凝固。

  这就是我儿子?亲生儿子?

  在他不知不觉时候,他连和老婆一起睡觉权力都没有了?

  好,很好,霍倜,你干好事。

  你乐高没有了,连高乐高都没有了。

  霍成迈开长腿,大步上前,和池迟一起“教训”小崽崽,一左一右,把霍小茶团团围住。

  “快点去上幼儿园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tsio.org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ptsi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