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相册_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
笔趣阁 > 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 > 第80章 相册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80章 相册

  “这是我爱豪门大佬,这是我爱小崽崽,大家鼓掌欢迎!”

  窗里窗外,池迟举着相机,霍成和霍小茶堆着大雪球。

  虽然不知道池迟在说什么奇怪话,但是在接收到池迟“鼓掌欢迎”指令之后,霍氏父子立即配合鼓掌。

  池迟笑了笑,靠在窗户边:“让我看看我最爱两个人在做什么。”镜头向下移:“噢,在堆雪球,小崽崽要破世界纪录,做一个最大雪球。”

  起居室窗户是落地窗,池迟打开窗户之后,冷风吹进来,暖气飘出去。

  霍成和霍小茶都只注意到了这一点。

  “爸爸,你在感冒。”

  “池迟,窗户关起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池迟靠在窗户旁边,站得歪七扭八,一只脚还勾着棉拖。

  他踢了两下脚,一只手扶着窗户,一只手拿着相机,刚准备站直起来,结果被脚上棉拖绊了一下。

  “哎哎哎……啊!”

  池迟一只手高高举着相机,直接从起居室里摔到雪地里。

  池迟翻了个身,平躺在雪地里,还举起相机:“我摔倒了,摔在小崽崽准备破世界纪录大雪球上。”

  霍成和霍小茶关切地看着他。

  “爸爸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池迟?”

  池迟摇了摇头,把相机关掉,抬眼看看霍小茶:“我没事,真对不起,小茶,把你雪球碰坏了。”

  霍小茶坐在他身边:“没关系,爸爸,我可以重新堆一个雪球。”

  池迟笑了笑:“那下午爸爸帮你一起堆。”

  霍成把池迟从雪地里抱起来,抱着他回到起居室,把他放在软椅上,拍拍他身上碎雪。

  霍小茶跟着一起跑回来,把窗户关好。

  轻微感冒池迟吃完午饭,吃了片感冒药,再睡一会儿午觉,就感觉好多了。

  下午出了太阳,池迟和霍小茶被允许出去玩一会儿雪。

  山坡上独立小房子里,池迟和霍小茶坐在一起换装备。

  穿上防水滑雪衣服,池迟拿起滑雪头盔,看了一下,然后给自己戴好。

  还有滑雪鞋和两块板子,霍成说双板滑雪更好上手。

  池迟拿起鞋子,看了一会儿,然后抬头看向霍成。

  求助!紧急求助!

  霍成会意,在他面前单膝跪下,抱起他一只脚,放在自己腿上,帮他穿鞋。

  其实他们上次来时候,霍成就教过池迟该怎么穿滑雪鞋和放置滑雪板了。

  但是……池迟生病了,池迟头好晕,池迟记不清楚了。

  反正池迟不想自己穿。

  霍成帮他把鞋子和板子都弄好,然后去看霍小茶,帮他弄好一只脚,跟他讲解。

  “现在你自己试试另一只脚。”

  “好。”霍小茶弯着腰,仔细地慢慢穿上鞋,“是这样吗?”

  “是。”霍成检查了一下,确认无误,“走吧,出去试试。”

  池迟早已经拿着自己滑雪杖,跃跃欲试:“出发!”

  今天元旦,就算是私人滑雪教练也要放假,所以只有他们三个人在这里玩。

  霍成圈了一块平地,不让他们到其他地方去。

  池迟支着滑雪杖,勉强才能站稳:“你想多了,我根本就走不了,跑不出去。”

  霍小茶揪着他衣摆,点点头表示赞同:“嗯嗯,爸爸说对。”

  霍成笑了笑,上前牵住池迟手,握住霍小茶胳膊:“这样学。”

  半个小时之后,霍小茶支着两根滑雪杖,在平地上练习雪地行走:“爸爸,看我,看我!”

  池迟还站在原地,紧紧地抓住霍成手臂:“我看到了,不要一直喊。”

  霍成转头:“只可以在附近走,不可以滑下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霍小茶就绕着他们两个转圈圈,练习行走,转晕了就练习一下转弯,然后反着走。

  霍成和池迟还站在原地,僵持不动。

  霍成哄他:“走一步,朝我这边走一步。”

  “我稳不住!”池迟苦着脸,被霍成拉着,闭着眼睛,朝他那边走了一步。

  他恢复了记忆,但是根本没有恢复关于如何滑雪记忆,霍成以前教过他。

  霍成带着他,慢慢地在雪地周围走了一圈。

  一圈走了半个小时,霍成笑了笑:“很厉害,今天就先学到这里,去休息吧。”

  池迟知道他在哄自己,一低头,把脑袋埋进他怀里,闷闷道:“我不适合这种运动,我比较适合那个,你等一下。”

  池迟像一只小鸭子,踩着滑雪板,啪嗒啪嗒地走进屋子里,把滑雪鞋和滑雪板拆下来,拿着一个塑料滑雪板出来了。

  此滑雪板非彼滑雪板,池迟拿出来滑雪板,又叫做——

  滑草板,或者儿童雪橇,或者儿童平衡车。

  池迟把平衡车放在雪地上,直接坐上去,就可以开始滑了。

  他用脚蹬。

  最适合池迟进行运动。

  池迟在山坡上,哧溜一下就滑到底下,然后把滑雪板拖上来,继续滑溜。

  霍小茶看着,好像这个比练习雪地行走好玩一点,连忙也脱了滑雪板,跑到池迟身边。

  “爸爸,我也想玩这个!”

  池迟把他搂过来,抱好了,一起滑溜。

  “呜呼!”

  滑到山坡底下,池迟和霍小茶一起把滑雪板给拖上来,然后继续滑。

  来来回回跑了三四趟,他们还极力邀请霍成一起来玩这个。

  很快,太阳下山了,天气马上就要变冷了。

  池迟和霍小茶又一次从山坡底下把滑雪板拖上来。

  霍成帮他们搭了把手:“回去吃饭。”

  霍小茶说:“大爸爸,你可以给我们表演一下吗?我们想看你滑雪。”

  池迟点点头:“嗯,霍成,我也想看。”

  他走到旁边,把霍成滑雪杖拿过来。

  池迟和霍小茶排排坐在儿童雪橇上,等着他表演。

  霍成把滑雪杖放到一边,换了单板。

  池迟和霍小茶撑着头,认真地看着。

  霍成从山坡上滑下去,风呼啦一声从他身边掠过。霍成穿着黑色滑雪服,像是从雪山里窜出来苍狼,连风都被他甩在身后。

  滑雪板磕在石头上,霍成在空中抓板旋转,随后平稳落地,滑出一段,最后停下。

  他身后池迟和霍小茶一起鼓掌。

  “哇!太厉害了!”

  霍成回过头:“回去吃饭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他们已经连吃一天一锅出了。

  从排骨吃到牛肉,再到羊肉,再到鸡肉,没办法,池迟和霍小茶实在是太爱这道菜了。

  吃完晚饭,池迟早早地就洗了澡,换上睡袍,盖着毯子,窝在卧室沙发上看相机。

  他在看今天早上他拍视频,除了他忽然摔倒那一段是一片混乱,其他都很好。

  池迟忽然想起什么,转头用手肘碰碰霍成手臂:“霍二爷,我记得你那个抽屉里有一本相册,我可不可以看看?”

  霍成低头看他,好像察觉了什么,对上池迟清澈双眼,点了点头,准备起身:“可以,我去拿。”

  “不用,我去。”

  池迟掀开毯子,下了沙发,穿着棉拖跑出房门。

  他跑到书房,蹲下来,拉开抽屉,把相册拿出来,再抱着跑回去,在霍成身边坐好,盖好毯子。

  霍小茶凑过去:“爸爸,我也想看你们以前照片。”

  池迟说:“问大爸爸,是他东西。”

  霍小茶抬起头:“大爸爸,我可以看吗?”

  霍成颔首,于是一家三口挨在一起看相册。

  是很普通相册,很厚,很大本,霍成名下庄园每一个书房里都有一本。

  池迟把相册放在腿上,翻开第一页。

  第一页照片,是池迟刚上大学时候,开学典礼。

  池迟穿着便宜白衬衫黑西裤,在讲台上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发言,意气风发。

  下一张,池迟抱着一束花,微微倾身向前,给杰出校友、意迟科技霍总献花。霍成西装笔挺,神色严肃,从他手里接过花束。

  随后两个人礼节性合照。

  当然,霍成没有安排人拍照,这些照片都是他后来从校方那里拿来。

  池迟把指尖放在照片上,相应回忆就像潮水一样,自动涌进他脑海,浮现出相应画面。

  就像是捡贝壳一样,潮水退去,池迟就可以捡贝壳了。

  霍小茶指着第三张合照,疑惑问道:“爸爸,这是你和大爸爸结婚照吗?”

  池迟和霍成同时回答。

  “不是,这时候才刚认识。”

  “才不是……”

  池迟深吸一口气,闭上嘴巴。

  他想继续看照片,他不想现在就让霍成知道他想起来了。

  他要自己慢慢地想起来。

  霍小茶指着照片:“爸爸和大爸爸都戴着小红花,像结婚一样。”

  霍成看了一眼池迟,解释道:“这是学校规定。”

  “噢。”

  翻过一页,接下来是一些很普通生活照。

  一张照片,池迟戴着粉色小电驴头盔,围着围裙,在兼职茶餐厅里,和经常光顾茶餐厅大主顾霍成合照。

  霍小茶疑惑:“为什么要在这里拍照呢?是谁帮爸爸和大爸爸拍照呢?”

  池迟打定主意不说话,霍成一本正经地解释道:“大爸爸喜欢这家茶餐厅食物,照片是老板帮忙拍。”

  可是池迟恢复记忆告诉他,霍成每次来,都会让池迟给他推荐菜品,然后点一堆东西,在靠窗位置坐很久。

  但是那些东西,都不是霍成吃,是池迟吃。

  霍成矜持地没跟霍小茶说实话。

  另一张照片,池迟和霍成在雪地里扛着滑雪板拍照。

  “原来爸爸早就学过滑雪,现在还不会。”

  池迟理直气壮:“我忘记了,不可以吗?”

  好多张照片。

  ——池迟生日,闭着眼睛在插着蜡烛蛋糕前面许愿。

  ——池迟和学校安排实习公司意迟科技总裁,也是他就业指导学长霍成合照。

  ——池迟和霍成在普通麻辣烫店里吃饭,也在高档空中餐厅吃饭。

  霍小茶眼睛尖,指着空中餐厅那张照片:“爸爸,桌上玫瑰花里有一个戒指。”

  霍成笑了笑:“这是求婚时候。”

  霍小茶感叹道:“哇,好酷啊!”

  后面才是霍成和池迟结婚照,两个人都穿着西装,霍成穿黑,池迟穿白,走过红毯。

  但是霍小茶一看见这些照片就不高兴了,他指着照片上两个小花童,大声质问:“爸爸,他们是谁?为什么不是我?”

  “那个时候哪里有你啊?你要过一段时间才出生。”

  “我不管,我就要和爸爸,还有大爸爸拍结婚照!”

  “好好好,回去就拍,回去就拍。”

  池迟只能赶紧把相册往后翻,再往后,又是一些普通照片,然后就是……

  池迟忽然合上相册:“今天就先看到这里。”

  后面照片,霍小茶出现了,但没完全出现。

  就是……

  反正,池迟不太想看自己揣崽那段时间照片,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。

  池迟把相册收起来,跑到床边:“不看了,睡觉了。”

  池迟掀开被子,爬上床,把自己盖好,侧躺着枕着手,想着刚才自己看着照片回想起来事情。

  看见照片基本上能想起来,但还有一些没想起来,模模糊糊。

  可能再过一阵子就能全部想起来吧。

  等他全部都想起来了,稳定一点,再告诉霍成吧。

  池迟这样想着,闭上眼睛,准备睡觉。

  霍小茶钻进他怀里,霍成关了灯,在他身后躺下,从身后抱住他。

  在睡觉之前,池迟准备把今天想起来事情在脑子里回想一遍,防止明天起来就忘记。

  霍成吻了吻他颈侧,池迟推开他脸,捂住自己脖子。

  “痒,别乱动。”

  元旦三天假期很快就结束了。

  他们在假期最后一天下午回到蓉城,一下飞机,池迟和霍小茶就提着一堆东西,直奔荣景小区。

  池迟跟张大爷打电话:“爷,你现在在家吧?我们带了点东西给你,小茶还带了一瓶雪要给你看,马上就要融化了,你在家等着,我们马上就到。”

  他们搬去霍成那边住了快一个月了,池迟每个周末都会带着霍小茶回去玩一会儿。

  刚放假时候,张大爷还打电话问过他们,放假要不要回来玩。

  可是那时候,池迟和霍小茶已经在北边看雪了,只能说回来之后马上过去。

  池迟打电话时候,张大爷正捣鼓家里电视:“好,我在家,路上慢点。”

  半个小时之后,张大爷家门铃响起。

  池迟和霍小茶倚着门框,站在门口,朝他挥手:“嗨!”

  一家三口,只有霍成最正常,站得正常,说话也很正常:“您好。”

  张大爷微微侧过身:“进来。”

  池迟举起手上特产,松了口气:“快放冰箱。”

  霍小茶抱着一个大保温杯:“张爷爷,我特意装了一瓶雪给你看,你还没有看过雪吧?”

  张大爷刚想说话,霍小茶就拉着张大爷走进去,在客厅沙发上坐下,然后小心翼翼地拧开保温杯盖子。

  池迟把特产塞进冰箱,然后从厨房拿了个大碗给他装雪。

  “有一点融化了,但是没关系,还能看出来。”霍小茶用手指捏起一点点小雪花,“张爷爷,大爸爸说,最常见就是六边形,你看。”

  “看看。”张大爷戴起老花镜,认真看看。

  霍小茶呼出一口气,手指上雪花很快就融化了:“哎呀,张爷爷都没看清楚。”

  “看清楚了,看清楚了。”张大爷说,“元旦节前一天,咱们这儿也下雪了。”

  池迟和霍小茶同步震惊:“啊?”

  “就你们刚走那天晚上,咱们这儿也下雪了。”

  “啊?”

  而他们竟然还跑得这么远去看雪。池迟瘫在沙发上,忽然感觉都错付了,好累。

  张大爷拿起电视遥控器,交给霍小茶:“小茶,帮爷爷看看,电视忽然看不了了,一点开就显示什么重新登录。”

  两个人站在电视前,霍小茶按着遥控器,仔细看了看下面提示,然后把账号名字和账号密码输进去。

  “每个月都要重新登录一次,我把账号名字和密码写下来,下次张爷爷直接输进去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张大爷拿出自己随身携带记事本,霍小茶趴在桌子上,认真写到——

  【电视zhang号】

  【……】

  他们在张大爷家里吃了顿晚饭,才回到家里。

  老陈管家在门口迎接他们,接过霍成脱下来风衣。

  霍成垂眸,看见放在门边一些东西,皱了皱眉:“这是什么?”

  老陈管家应道:“霍总,这是老宅那边,霍老爷子让人送过来东西,说是给池先生和小少爷新年礼物。我怕影响霍总和池先生度假,就先放在门口,等着霍总回来处理。”

  霍成松了松袖口扣子,淡淡地应了一声:“送回去。”

  “是。”老陈管家马上派人把东西送回去。

  池迟和霍小茶对视一眼,都没有说话。

  霍成跟池迟说过自己家庭情况,池迟知道,他和霍家人关系并不好,当然不会接受霍家礼物。

  但池迟害怕霍小茶吵着要礼物,连忙牵着霍小茶上楼去。

  霍成拿出手机,给小刘发了一条消息。

  【查一查霍氏最近有什么动静】

  霍成上次已经警告过他们,不要在池迟面前作妖,这次忽然送礼物,讨好意思很明显,多半是遇到了什么麻烦,有求于他。

  霍成把手机收起来,也上了楼。

  他刚要推开门,就听见池迟和霍小茶正在说话。

  “爸爸,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,大爸爸爸爸对他一点都不好,所以大爸爸不喜欢他礼物,我也不会收他礼物。”

  刚准备跟他细说池迟一脸迷惑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我观察出来啊。”霍小茶有理有据,“上次大爸爸去他爸爸那里,爸爸担心了一整天,最后还去接大爸爸。爸爸这么担心,所以大爸爸爸爸肯定是坏人。”

  霍小茶拍着胸脯,捏着小手,信誓旦旦:“爸爸你放心,我不会被那么一点点礼物就收买,除了你,我第二爱就是大爸爸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池迟叹为观止,“你真是太聪明了,和我一样聪明。”

  霍小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扑进他怀里:“但是爸爸,大爸爸刚才好像有点生气,他不笑时候好凶啊。”

  池迟问:“那等一下要安慰他吗?”

  霍小茶举起一只小手,张开手指:“爸爸安慰他吧,我可以勉强把爸爸借给他五分钟。”

  “啊?才五分钟,你好小气啊,小气鬼。”

  池迟和霍小茶在房间里说话,这时候,霍成手机响了一下。

  助理小刘给他发了消息。

  【霍总,年底税务抽查,霍氏被查出税款不对,现在还在查,具体结果还不知道】

  霍成不在乎结果是什么,只回复了一句:【加强安保】

  【明白】

  霍成把手机收起来,推门走进卧室。

  池迟朝他张开双臂,霍成抱住他。

  说实话,霍成并没有被这件事情影响太多,但是,谁会拒绝老婆主动抱抱呢?

  霍小茶在旁边掐着表。

  他第一爱人和第二爱人在抱抱,霍小茶有一点点吃醋。

  “五分钟计时开始,不可以亲亲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tsio.org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ptsi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