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睡吧_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
笔趣阁 > 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 > 第96章 睡吧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6章 睡吧

  凌晨四点,霍成被霍小茶吵醒了。

  准确来说,霍成是被霍小茶踩醒。

  霍小茶从床铺里面爬起来,站起来,准备往外走,准准地就踩到霍成脚。

  “对不起,大爸爸,我要出去尿尿。”

  霍成闭着眼睛,淡淡地应了一声:“没关系。”

  霍小茶跑出房门,解决完了回来,爬上床铺时候,又踩了一下霍成脚。

  “对不起,大爸爸,我要回去。”

  霍成睁开眼睛,目光清醒:“没关系。”

  霍小茶钻回被窝里躺好,伸出手,摸摸贴在床头贴贴纸:“大爸爸,我睡不着了。”

  霍成道:“是吗?”

  “我有点担心张爷爷,我还想爸爸了。大爸爸,你想爸爸吗?”

  “我在想他。”

  “我刚才做梦梦见爸爸了。大爸爸,这个贴贴纸是爸爸和我一起贴,我和爸爸在这边睡觉时候,只要我睡不着,就会摸摸这个贴贴纸。”霍小茶大方地收回手,“大爸爸,我可以借你摸一会儿贴贴纸。”

  好大方、好慷慨小崽崽。

  “谢谢。”霍成伸出手,也摸了摸那个贴贴纸。

  没开灯,房间里还是黑。

  霍成摸了摸贴纸形状:“荷包蛋?”

  霍小茶纠正他:“是铠甲勇士!”

  “噢。”

  “大爸爸,我们明天能早点去找爸爸吗?”

  “是今天,现在已经是早上五点了。”

  “嗯?”霍小茶爬起来,“那大爸爸,我们现在就去找爸爸吧?我好想他啊。”

  “他还没起床,会吵到他。”

  “也是噢,爸爸一直都是很晚才起床。那我们再睡一会儿吧,等到六点就起床,去给爸爸买早饭,然后去找爸爸。”

  霍成颔首:“好。”

  可是他们都没再睡着,霍小茶揪着衣袖,霍成用指尖抚摸着贴贴纸。

  孤儿寡父,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,眼泪汪汪,思念池迟。

  他们望眼欲穿,为什么还不到六点?为什么!

  五点五十六,等不了霍小茶从被窝里爬出来。

  “大爸爸,我睡不着,我要起床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霍成往里面缩了缩脚,避免霍小茶再踩到他。

  霍小茶把放在床尾衣服拉过来,摆好穿上。

  四分钟之后,霍成手机闹钟到时间了,还没响,只是震动了一下,霍成就接收到指令,从床上坐起来。

  起床!去找池迟!

  冬天天亮得晚,这时候天还蒙蒙亮。

  因为要去找爸爸,霍小茶动作加快不少,他花了十分钟穿好衣服,这时候正拿着袜子跟自己小脚作斗争。

  他小脚像是自己又长了小脚一样,摆来摆去,就是不肯钻进袜子里,穿不上。

  霍小茶要生气了。

  霍成穿戴整理,按住他脚:“快穿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霍小茶快速把袜子穿上,和霍成一起去洗漱。

  十分钟之后,两个人洗漱完毕。

  玄关外,霍成给霍小茶围上围巾。

  霍成疑惑:“你帽子呢?”

  霍小茶摇摇头:“不见了。”他连忙说:“不戴也没关系,大爸爸,我们快点过去找爸爸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霍成披上外套,带他出门。

  毕竟是在医院里,池迟也没有睡得很晚。

  起来先看看张大爷情况,然后刷牙洗脸。

  洗漱之后,张大爷就在床上躺着休息,池迟在旁边陪着他。

  池迟拿出手机:“我问问霍成起来了没有,让他带早饭过来。”

  张大爷提醒他:“诶。”

  “我知道,没有很麻烦他,小茶也要过来。”

  池迟刚准备发消息给霍成,病房外面就传来了轻轻敲门声。

  张大爷应了一声,门外人推门进来。

  “爸爸,我和大爸爸来了!”

  霍小茶声音响起,池迟抬起头:“这么早就过来……”

  随着霍小茶跑进来,池迟话忽然停住了。

  ???

  进来小崽崽顶着一条棕色围巾,像戴了个头巾,把脑袋和脖子都包起来,只露出一双眼睛,滴溜溜地转。

  就像是老年人冬天出门,戴了个只露眼睛和鼻孔毛线帽。

  霍小茶冲上前,扑进池迟怀里:“爸爸,我好想你啊。”

  池迟把他脑袋上围巾摘下来:“大爸爸为什么把你包成这样?”

  这时候,霍成正好关上门,提着早餐走进来:“他帽子弄丢了,在外面又喊冷。”

  霍小茶附和:“爸爸,再戴一个帽子太麻烦了,我觉得这样就很方便。”

  池迟掐了掐自己人中,这样是很方便,但是这样好丑……

  丑丑霍小茶抱着池迟,靠在他怀里:“爸爸,我很想你噢,你有没有想我啊?”

  这几天,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和邻居都过来探望张大爷,还给张大爷带了很多营养品。

  当然,水果零食大多进了池迟和霍小茶肚子。

  因为发现及时,张大爷恢复得很好,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,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。

  张大爷在浴室里换好衣服出来,把病号服叠好,放在床上。

  池迟和霍成在外面收拾东西,见他出来了,池迟便拿着手表上前:“爷,把手表戴上。从今天开始,这个手表不能摘下来。”

  “知道了,就进了一次医院,你看你这么紧张。”

  “等会儿先送您回荣景小区,拿点要用东西,然后我们再回家去。”

  “啊?回哪儿?”

  “您和我们一起住啊。”

  “不行,我都说了,不和你们一起住,太麻烦你们了,我自己在家住就行了,不会有事……”

  池迟和霍小茶异口同声:“不行!”

  两个人对视一眼,霍小茶说:“要是张爷爷想和小区其他爷爷奶奶一起玩话,爸爸可以每天开车送张爷爷过来,就像爸爸送我去幼儿园一样,但是张爷爷必须和我们一起住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池迟点点头,“不过,既然张爷爷也很坚决,我也是个很民主人,那我们就举手表决好了。同意张爷爷跟我们一起住人,请举手!”

  一家三口极其默契地同时举起手。

  三票对一票,公平投票。

  没办法,张大爷只能妥协:“就住到过年,不多留。”

  池迟想了想:“那就到时候再投票吧。”

  办好出院手续,到了医院停车场,把东西都放好,一家人准备回家。

  医院人来人往,车流量很大。

  正巧这时,两三辆救护车拉着鸣笛飞快驶来,所有车辆立即停下避让救护车,一家人也被堵在了地下停车场离开通道上。

  霍小茶趴在窗户上,疑惑地问:“爸爸,为什么要停下来呢?”

  “因为救护车上载着病人,为了让病人快点到医院,大家遇到救护车,都要停下来,让救护车先过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霍小茶点点头,看着窗外。

  救护车在医院门口停下,打开后面车门,一个浑身鲜血淋漓伤员从车上被抬下来,坐在后排张大爷也看见了,连忙捂住霍小茶眼睛。

  医护人员很快就把病人抬进去了,隔壁车新闻广播也在播报这件事情,是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连环车祸。

  医院门前车流重新流动起来,霍成也重新发动车辆。

  霍小茶坐在后排,好像有点被刚才景象吓到了,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车子经过减速带时候,颠簸了一下,霍小茶抖了一下,这才回过神。

  他吸了吸鼻子,问道:“爸爸,出车祸就会死掉吗?”

  “嗯……”池迟斟酌着语句,“有会,有不会,不过我们都要相信医生护士努力。”

  “那要是爸爸和大爸爸……”

  池迟想了想:“所以呢,为了减少车祸,大家都要安全驾驶,遵守交通规则。”

  霍小茶揪了揪围巾小须须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一路上霍小茶看起来都闷闷不乐,他还没有到接触“死亡”这个概念年龄,他还在思考。

  回到家里,霍小茶换了鞋子,坐在起居室里看电视。

  他把电视按到新闻频道,电视上正在播报今天上午高速公路上连环车祸。

  【经过抢救,两位伤者抢救无效,已经去世,四位伤者已转入重症监护病房……】

  看到这个新闻,霍小茶低下头,看起来更加难过了。

  池迟抱住他:“小茶不要难过,去世人,都会变成小星星。”

  霍小茶抬起头:“变成小星星,就不会死掉了吗?”

  “当然啦,小星星是永远都在。”

  “但是小星星就不能回来了,就不能吃东西睡觉,也不能和爸爸和大爸爸住在一起了。”

  “小茶要变成小星星还早着呢,爸爸和大爸爸会永远陪着小茶。”池迟把他抱起来,“走吧,我们去草地上玩一会儿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经过池迟开解,霍小茶没有那么难过了,但还是有些闷闷。

  他一整天都在问池迟关于“死亡”这个概念,池迟紧急查阅教育心理学,慢慢地跟他说。

  这天晚上,霍小茶躺在小床上,池迟亲亲他额头:“小茶晚安。”

  霍小茶小声说:“爸爸晚安。”

  池迟把霍成也拽过来:“小茶晚安。”

  “大爸爸也晚安。”

  “小茶睡觉啦。”池迟帮他把被子盖好,“小茶放心,明天一早,小茶睁开眼睛,还能看到爸爸和大爸爸。”

  “嗯。”霍小茶从被子里伸出小手,“爸爸,拉钩。”

  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,谁变谁是小狗。”

  关了灯,房间里一片黑暗,窗外传来呼呼风声,霍小茶拽着被子,满腹心事地思考“死亡”,想着想着,就睡着了。

  他做了好长一个梦。

  【经核查,意迟科技董事长兼总裁霍成,当时正在车牌尾号为23迈巴赫上,抢救无效……】

  霍小茶梦见自己被“爸爸”带到一个大房子里,参加一个好奇怪仪式,好多人,还有音乐,到处都是白布,就像幼儿园元旦文艺汇演一样。

  还有人恭喜他和“爸爸”,从今以后就是亿万富翁了。

  他有点害怕,但是还好,张爷爷一直陪着他,牵着他手。

  他和“爸爸”一起搬进了大房子里。可是没多久,“爸爸”就带着很多钱消失了,他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,幸好,张爷爷和老陈管家还和他在一起住。

  但是他越长大,就越不乖,他跑出去玩赛车赌马,还经常不回家,总是惹两个爷爷生气。

  有一次,张爷爷拿着手机,让他帮忙注册一下账号,他坏心眼地把账号名字写成“玛卡巴卡”,把手机丢给张爷爷。

  再后来,张爷爷和老陈管家都离开了他,只有他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。

  他好讨厌橙子和小鱼,因为橙子都有爸爸,小鱼爸爸死掉了,他以为他和小鱼是一样,但是小鱼又有橙子爸爸给他当新爸爸。

  可是他没有,他什么都没有,他好想爸爸和大爸爸。

  霍小茶哭着从梦里醒来,他抹了抹眼睛,从小床里爬出来,钻到爸爸和大爸爸中间,搂住他们手臂,伸出一根手指,试一下他们呼吸,看看他们是不是还活着。

  霍成醒了,低声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  听见大爸爸声音,霍小茶终于忍不住了,大哭出声:“爸爸,大爸爸,不要丢掉我!不要……不要变成小星星!我会很乖……”

  池迟也被他吵醒了,拉开床头灯,抱住霍小茶:“怎么了?小茶怎么了?爸爸和大爸爸都在这里,出什么事了?跟爸爸说。”

  霍小茶趴在他怀里,嚎啕大哭,语无伦次:“我会很乖……我不会惹爷爷生气!大爸爸不要死掉,我也不要死掉……不要死掉!我不会故意把张爷爷昵称改掉,我不会开飞机……”

  霍成抽了两张纸,给他擦擦眼泪和鼻涕。

  池迟好像明白了什么,拍拍霍小茶背:“小茶,那不是真,那是在做梦,是假,爸爸和大爸爸都在这边,不哭不哭,那些都是假。”

  霍小茶哭得脸蛋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,池迟拍着他背给他顺顺气,霍成倒了杯温水,放上吸管,让他喝点水。

  霍小茶再三确认:“爸爸和大爸爸都不会离开小茶,对吗?”

  “小茶很乖,小茶没有不听话,对吗?”

  “爸爸和大爸爸不会对小茶生气,对吗?”

  池迟搂着他,躺在大床上,对他每一个问题都耐心回答:“对,爸爸和大爸爸永远都爱小茶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霍小茶握着池迟手指,“爸爸,我每个月可以睡一次大床,我今天晚上要跟你和大爸爸一起睡。”

  “好,一起睡,今天大爸爸不会生气。”

  池迟亲亲他脸蛋,霍成关了灯,把他们两个都抱住,分别亲了他们两个一下:“睡吧。”

  霍小茶握住两个人手指:“爸爸,我好想你。大爸爸,我也好想你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tsio.org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ptsi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