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 记账_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
笔趣阁 > 穿成炮灰男配他亲爹 > 第97章 记账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7章 记账

  做噩梦夜晚,霍小茶躲在池迟怀里,一只手抓着霍成衣服。

  “大爸爸过来一点,再过来一点,要紧紧地抱住爸爸和小茶。”

  “好。”霍成靠近一些,收了收手臂,把他们两个抱得紧紧。

  霍小茶被包围起来,有了很大安全感,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。

  他调整好姿势,闭上眼睛:“爸爸,我爱你。大爸爸,我也爱你。”

  池迟亲亲他小脸蛋:“小茶,爸爸也爱你。”

  霍成却只是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  池迟拽着他衣领,让他低下头来,亲一下霍小茶另半边脸蛋。

  这简直是霍小茶梦寐以求场景。

  在做噩梦时候,他不停地挣扎,不停地告诉自己:我有爸爸,我有大爸爸,他们都很爱我,这不是真,这是在做梦。

  看吧,这些都是真。

  霍小茶同时被两个爸爸亲亲,瞬间忘记了刚才噩梦,咧着嘴笑,整个人都在冒着粉红色爱心泡泡。

  他拽着池迟衣袖:“爸爸,我以后会更乖。”

  池迟小声说:“小茶已经很乖了,不需要更乖了。”

  “那爸爸对小茶有什么要求吗?”

  “爸爸只希望,小茶可以快乐长大,没有其他要求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霍小茶想了想,“可是小茶不想长大。”

  池迟疑惑:“为什么?”

  “长大以后,会变成爸爸这样。”

  池迟质问他:“……变成爸爸这样有什么不好?”

  “太幼稚了,太……太……”霍小茶努力回想那个词,“太沙雕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池迟本来想生气,但是想起霍小茶刚才还在哭,只能尽力保持微笑。

  忍住,忍住,一定要忍住。

  他语气轻快:“不想变成爸爸这样,那就变成大爸爸这样好了。”

  霍小茶认真地想了想,又摇了摇头:“也不好。”

  池迟板起脸:“大爸爸哪里不好了?”

  “大爸爸太严肃了,我不喜欢。”

  “我很喜欢,你现在要换大爸爸也来不及了。”

  霍成抱着他们两个,淡淡道:“小茶不用变成别人,长大以后做自己就可以了。”

  霍小茶在思考:“做自己?”

  “没错。”池迟认真说,“而且爸爸和大爸爸也有很多优点,这些优点都遗传给小茶了,小茶集合了这些优点,难道不好吗?”

  “好。”霍小茶掰着手指头,计算自己继承优点,“我可以继承爸爸快乐,还有爸爸高兴、开心、开朗,还有大爸爸严肃认真……”

  池迟点点头:“这么多优点,全部都遗传给你了。”

  “我还可以继承……大爸爸钱!有很多很多钱,爸爸,有了很多很多钱,我们就可以去儿童乐园了!”

  池迟呆滞:“啊?”

  霍成顿了一下:“不用继承我钱,也可以去儿童乐园。”

  霍小茶歪了歪脑袋:“是吗?”

  一家人说了一会儿话,说着说着,池迟和霍小茶都睡着了。

  他们两个手还握在一起,都出了汗。霍成帮他们把被子盖好,拢住他们手,一起睡觉。

  第二天,霍小茶早早地就醒了,他揉着眼睛,抬起头,对上霍成眼睛。

  霍成朝他“嘘”了一声,让他不要发出声音。霍小茶点点头。

  霍成准备起床去健身房,但是霍小茶拉住他手,用气声说:“大爸爸,你要和我们一起。”

  霍成道:“我睡好了。”

  “不行,大爸爸,你要陪我们一起睡觉。”

  “好。”霍成犹豫片刻,又躺了回去。

  霍小茶躺在两个爸爸中间,睡了一个回笼觉。

  他紧紧地抓着霍成衣服,不让他离开,霍成又没有睡回笼觉习惯,只能躺着,摸一摸池迟脸颊,捋一捋他头发。

  上午九点,池迟揉着眼睛醒来,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噌一下睁大了眼睛。

  他推推霍小茶:“小茶,快起床,都九点了。”

  霍小茶拉住他手:“爸爸,再睡一会儿。”

  “不可以,已经很晚了。”池迟打着哈欠说。

  霍小茶撒娇:“再睡一会儿嘛,爸爸,现在可是放假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池迟闭上眼睛,但是……

  他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得了东西,又噌一下睁开了眼睛:“霍成,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

  霍小茶趴在床上:“爸爸,大爸爸本来就和我们一起睡啊。”

  池迟捂住他嘴巴,自己对霍成解释:“我是说,现在是九点,按照你作息,你不应该……”

  霍成指了指霍小茶:“他不让我走。”

  “嗯?”池迟低头,松开霍小茶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霍小茶理直气壮:“爸爸不喜欢醒来就看见大爸爸吗?爸爸不喜欢大爸爸吗?”

  “不是……我喜欢大爸爸。”

  “那就好了。”

  “好吧好吧。”说了一会儿话,池迟也清醒了,从床上坐起来,“快起床,吃早饭。”

  他刚准备掀开被子下床,两只脚还没沾地,霍小茶忽然大喊一声:“爸爸,危险!”

  池迟回头:“什么?”

  霍小茶抱住他胳膊,要把他给拉上来:“爸爸,不可以下床,会有危险。”

  池迟环顾四周:“哪里?哪里有危险?”

  “地上有汽车,会有危险。”

  池迟看向霍成,霍成朝他微微颔首:“刚才也是这样跟我说。”

  霍小茶振振有词:“为了让爸爸和大爸爸永远陪在小茶身边,我必须保证你们安全。”

  忍住。

  池迟耐心解释:“可是爸爸和大爸爸要刷牙洗脸,还要吃早饭,爸爸要拍视频,大爸爸要处理公司文件。”

  霍小茶眨巴着眼睛:“我可以把牙刷毛巾,还有早饭,还有爸爸和大爸爸工作要用东西都拿过来。”

  忍住,池迟忍住!

  池迟微笑:“这里是家里,不是马路,家里没有小汽车,只有小茶玩具小火车。”

  “小茶玩具小火车也有轮子,会压人。”

  忍住,继续忍住……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!

  池迟震怒:“那你意思就是,我和你大爸爸从今天开始不要想下床了,就一起住在床上了?”

  霍小茶点点头:“嗯,而且大爸爸已经同意了。”

  “小崽子,我们还没老到下不了地。”池迟抓住霍小茶,把他扛起来,“给我过来刷牙洗脸。霍成,你也给我过来,你为什么这么惯着他?平时没见你……”

  霍成低声道:“我想和你住在床上。”

  他没有理由拒绝这个美好建议。

  “……”池迟拍了一下额头,失算了。

  今天被霍氏逻辑气到了吗?气到了。

  刷牙洗脸,吃完早饭,池迟瘫在沙发上,和张大爷一起看电视。

  霍成和霍小茶都端正地坐在池迟身边。

  没多久,霍小茶跑出去,抱了一盒饼干回来,然后在霍成身边坐下,碰碰霍成手臂,小声说:“大爸爸,快去跟爸爸道歉认错。”

  霍成道:“是你惹爸爸生气了。”

  “不是我,是你!是大爸爸惹爸爸生气了!”

  霍小茶一时间没控制住音量,吸引来了池迟质疑目光。

  “嗯?”

  霍小茶使劲扣住饼干盒子:“爸爸,我请你吃曲奇饼干,我帮你打开,咿——”

  他咬着牙,小脸通红,打——不——开——!

  铁盒子里饼干被霍小茶摇得哗啦哗啦地响,池迟忍不住面露迷惑,这还吃什么饼干?能有饼干碎碎吃就不错了。

  一家人围在一起,捧着双手,一人接一点碎碎。

  霍成按住霍小茶:“大爸爸来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霍成轻松打开饼干盒子,放在桌上。

  霍小茶挑了一块比较完整,拿给池迟:“爸爸先吃。”

  池迟忍不住笑了笑:“谢谢小茶。”

  “大爸爸吃一块,张爷爷也吃一块,小茶也吃一块。”霍小茶问池迟,“爸爸,我乖吧?”

  “现在比较乖,早上有点不乖。”

  “爸爸最爱吃曲奇上巧克力碎了,我把我巧克力碎抠下来给爸爸吃。”

  “不!”池迟连忙按住他小手,“不可以这样子抠食物,巧克力会融化,到时候你手上……咦——”

  “好吧,那小茶乖吗?”

  “乖乖乖。”

  吃完了零食,池迟打起精神来,把教育心理学重新拿出来翻一翻,然后给霍小茶上课。

  “小茶,你认为危险地方有哪些呢?列举你认为最危险三个地方。”

  “马路、飞机上,还有……”霍小茶摸着下巴思考,“还有……还有动物园!”

  “动物园为什么会危险?”

  “动物园里有大老虎啊。爸爸,大老虎危不危险?”

  “危险。”

  “大老虎很危险,所以动物园也很危险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池迟按照书上说,继续开展教学,“所以呢,小茶希望爸爸和大爸爸远离这些危险地方,对不对?”

  “对!”

  “那今天上午,小茶不让爸爸和大爸爸离开床铺,也是这个原因吗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那么我们家里有什么危险地方呢?”

  “嗯……”霍小茶环顾四周,指着旁边,“爸爸,小火车很危险,楼梯也很危险,还有电线,还有外面小花园池塘,还有马场、高尔夫球场。”

  “说很有道理,大爸爸同学和张爷爷同学有什么要补充吗?”

  耶,池迟在心里给自己欢呼,我简直是个小天才,竟然能把这个问题引到儿童安全教育上,太厉害了。

  “提问,小茶,这个世界上,有最最最安全地方吗?”

  “床上!”

  池迟摆摆手指:“床上并不安全,床头有电线,只是被埋在墙壁里了。还有坚硬床头柜,小茶再想想。”

  “银行保险柜!”

  “可是我们一家人可以住在保险柜里吗?”

  霍小茶摇摇头:“爸爸,我想不出来,直接告诉我答案吧。”

  “答案是没有,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最最安全地方。生活中一直存在各种危险,我们不能把自己关在保险柜里,爸爸知道,小茶想让爸爸和大爸爸永远安全,所以想让爸爸和大爸爸永远待在床上,但这是做不到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呢?”

  池迟牵起霍成手:“爸爸和大爸爸保证,会远离刚才说危险地方,怎么样?”

  霍成颔首:“保证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霍小茶用力点头,“张爷爷也要保证。”

  “保证保证。”

  池迟满意了:“我宣布,今天儿童安全教育讲堂圆满……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霍小茶高高地举起手,滑下沙发,“爸爸,你等我一下。”

  霍小茶跑回房间,把自己记账本和铅笔拿下来,翻开新一页,在上面认真写字:“爸爸和大爸爸要签一个保证书,保证远离危险地方。”

  池迟接过保证书:“好吧好吧。”他皱了皱眉,把霍小茶记账本翻回封面看看:“等一下,这是什么本子?我怎么不记得给你买过?霍成,是你给他买吗?”

  霍成看了一眼,摇头道:“不是我。”

  糟了!

  霍小茶连忙按住池迟手:“爸爸,爸爸,我想起来一件事情!”

  “什么事啊?”

  “我……”霍小茶眼珠一转,“我知道世界上最最最安全地方在哪里了。”

  “在哪里?”

  “就在小茶心里,爸爸和大爸爸永远住在小茶心里,就永远安全,小茶会永远保护爸爸和大爸爸。”

  池迟有点感动,霍成提醒他:“池迟,他在转移话题。”

  本来以为可以蒙混过关霍小茶愣在原地,大爸爸好讨厌!

  “噢。”池迟回过神,“小茶,这个本子是什么?”

  他看见封面上那行字:“爸爸和小茶……一个添加号,和大爸爸记、记账本?小茶,你在记什么账?”

  池迟忽然想起什么,一把抱住霍小茶,蹭蹭他小脸蛋,欢天喜地:“小茶,你果然是小黑客,或者是炒股小天才,是不是?你至少是个数学小天才,这么小就会算数了。”

  霍小茶一脸迷惑,爸爸在说什么?黑客是什么?炒股又是什么?

  不管了,爸爸高兴就好了。霍小茶抱住池迟脖子,跟着他一起高兴。

  “小茶,爸爸小天才。”

  “对呀。”霍小茶飘飘。

  早知道记个账就可以让爸爸这么高兴,他早就把这个东西拿出来给爸爸看了。

  “小茶,我就知道你继承了爸爸和大爸爸优良基因。”

  “对呀!”

  “小茶,爸爸可以看看你小本子吗?”

  “可以呀!”

  池迟开开心心:“让我来看看我小天才儿子都记了些什么账。”

  霍小茶这才从“飘飘状态”恢复,小声劝阻:“不……爸爸……”

  池迟翻开记账本,笑容凝固。

  【18岁,离开爸爸,自己zhan钱读大学】

  【大学每年zan一千块】

  【大学毕业,开公司,每年zuan十千块】

  霍小茶那时候连拼音都还没学利索,他分不清“赚”和“攒”,还有平舌音翘舌音,每一个字都有不同拼音。

  【这个账本,用来记录我花爸爸钱,我要把花爸爸钱全部还给爸爸!】

  霍小茶人生规划和雄心壮志都在这上面了。

  霍小茶紧张地说:“爸爸,你听我解释,你不是爸爸,爸爸不是你,是另一个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池迟亲亲他小脸蛋,“是另一个,你一直想离开他,小茶受苦了。”

  池迟深吸一口气,把账本往后翻:“我看看我回来了以后,小茶都记了些什么。”

  【9月1日,开学了,爸爸来接我放学,但是我不想上学了,爸爸像在演特工】

  【9月2日,午睡做梦,梦见爸爸开飞机来幼儿园接我,好可怕】

  【9月15日,爸爸说零食也是他亲生儿子,我就把爸爸零食全部吃光了。结果爸爸以为是他自己吃得太快,下午又去买零食了,可是我已经吃不下了,爸爸就不能只有一个儿子吗?】

  池迟闭了闭眼睛,霍成揽住他肩膀,宽慰他:“池迟。”

  【9月19日,大爸爸回来了,他演戏比电视还好】

  【9月20日,大爸爸竟然假装自己是大学生,太假了!只有爸爸这么笨蛋人才会相信,我以后绝对不要像大爸爸一样骗人】

  池迟揽住霍成肩膀:“霍成。”

  两个人对视一眼,看向霍小茶。

  霍小茶自觉站好,把手背在身后,放在自己小屁屁上:“爸爸、大爸爸,我自己来可以吗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tsio.org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ptsi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